凌零策划出品

本公司是一家倾力于纸质图书出版的公司,公司始终秉承“让天下人皆有著作流芳”的使命,与国内300多家出版社有业务合作,并辐射港澳台200多家出版社。目前已成功策划出品《铸梦——追忆舅舅陈景润》、《眷村》、《心灵的阳光》、《校花》、《给淑兰的故事》、《板桥林家》、《幸福人生的秘密》、《教你如何学浮泳》、《永恒的衣角》、《中国民族与海洋经济时代》、《101条价值投资的经典启示》、《让孩子与成功有约》等几百种图书。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凌零策划出品 > 新品速递

图书名称:没有时刻的月台

基本信息
  • 作者:黄春明
  •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出版日期:2019年9月
  • 定价:45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本短篇小说集,分为“中短篇小说”和“最短篇小说”两个部分,总计20篇。其中“中短篇小说”11篇收录了黄春明近年所写小说《没有时刻的月台》《有一只怀表》等,以及早期未收录成书的具有现代主义色彩的作品。如《男人与小刀》,边缘性格的苦涩青年与小刀相依互属,最后竟将一把危险的刀割进体内来。而“最短篇小说”9篇,则用最简单的文字,呈现意味深远的故事。以《买观音》为例,老妇人买了假鸡血石观音像,被众人点破后不断重复“我是买观音、我是买观音……”,其拒绝承认受骗的情绪,夹杂了崇拜神祇的单纯心情,唠叨反复的口吻勾勒出老妇人的无奈。书中的小说人物多有深刻思考,读者随故事主角遁入内心独白,远离人间,而令人错愕、出乎意料的小说结局,则令人产生一种独白过后的自省观照。
 
 

作者简介:

黄春明,1935年出生于宜兰,1962年步入文坛,笔名春铃、黄春鸣、春二虫、黄回等,为当代最负盛名的文学家之一,被誉为台湾文坛教父级人物。他创作的小说《看海的日子》《儿子的大玩偶》《莎哟娜啦·再见》《放生》《没有时刻的月台》等,代表了台湾乡土文学的最高成就,在世界华语文学界亦颇负盛名。黄春明的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也曾多次被改编为电影。同时,他在儿童戏剧和儿童文学领域的造诣也颇为深厚。
 
 

目录:

 
中短篇小说
男人与小刀          003
跟着脚走            039
请勿与司机谈话      087
他妈——的,悲哀!  097
没有头的胡蜂        111
众神,听着!        127
金丝雀的哀歌变奏曲  169
没有时刻的月台      189
有一只怀表          199
胖姑姑              219
龙目井              229
 
最短篇小说
葡萄成熟时          237
买观音              238
迷  路              240
听  众              241
小羊与我            242
棉花糖,紫药水      243
挑战名言            245
灵魂招领            246
许愿家族            247
 
 

试读

总  序  

听者有意

为自己的小说集写一篇序文,本来就是一件不怎么困难的事,也是“礼”所当然。然而,对我而言,曾经很认真地写过一些小说,后来写写停停,有一段时间,一停就是十多年。现在又要为我的旧小说集,另写一篇序文,这好像已经失去新产品可以打广告的条件了,写什么好呢?
在各种不同的场合,经常有一些看来很陌生,但又很亲切的人,一遇见我的时候,亲和地没几分把握地问:“你是……?”我不好意思地笑笑,他也笑着接着说:“我是看你的小说长大的。”我不知道他们以前有没有认错人过,我遇到的人,都是那么笑容可掬的,有些还找我拍一张照片。我已经是七十有五的老人了,看他们稍年轻一些的人,想想自己,如果他们当时看的是《锣》《看海的日子》《溺死一只老猫》,或是《莎哟娜啦•再见》《苹果的滋味》等之类,被人归类为乡土小说的那一些的话,那已是三四十年前了,算一算也差不多,我真的是老了。但是又有些不服气,我还一直在工作,只是在做一些和小说不一样的工作罢了。这突然让我想起幺儿国峻。他念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我不知为什么事叹气,说自己老了。他听了之后,跟我开玩笑地问我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一句话用闽南语怎么讲?我想了一下,用很标准的闽南读音念了一遍。他说不对,他用闽南话的语音说了他的意思,他说:“老是老还有人比我更老。”他叫我不要叹老。现在想起来,这样的玩笑话,还可以拿来自我安慰一下。可是,我偏偏被罩在“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俗谚的魔咒里。
当读者纯粹地为了他的支持和鼓励说“我是读你的小说长大的”这句话,因为接受的是我,别人不会知道我的感受。高兴那是一定的,但是那种感觉是锥入心里而变化,特别是在我停笔不写小说已久的现在,听到这样的善意招呼,我除了难堪还是难堪。这在死爱面子的我,就像怕打针的人,针筒还在护士手里悬在半空,他就哀叫。那样的话,就变成我的自问:怎么不写小说了?江郎才尽?这我不承认,我确实还有上打以上的题材的好小说可以写。在四十年前就预告过一长篇《龙眼的季节》。每一年,朋友或是家人,当他们吃起龙眼的时候就糗我,更可恶的是国峻。有一次他告诉我,说我的“龙眼的季节”这个题目该改一改。我问他怎么改,他说改为“等待龙眼的季节”。你说可恶不可恶?另外还有一篇长篇,题目叫“夕阳卡在那山头”,这一篇也写四五十张稿纸,结果搁在书架上的档案夹,也有十多年了。国峻又笑我乱取题目:“看!卡住了吧。”要不是他人已经走了,真想打他几下屁股。
我被誉为老顽童是有原因的,我除喜欢小说,也爱画图,还有音乐,这一二十年来爱死了戏剧,特别把儿童剧的工作当作使命在搞。为什么不?我们目前台湾的儿童素养教材与活动在哪里?有的话质在哪里?小孩子的歌曲、戏剧、电影、读物在哪里?还有,有的话,有几个小孩子的家庭付得起欣赏的费用?我一直认为小孩子才是未来。因为看不出目前的环境,真正对小孩子成长关心,所以令我焦虑,我虽然只有绵薄之力,也只好全力以赴。这些年来,我在戏剧上,包括改良的歌仔戏和话剧,所留下来的文字,不下五六十万字,因而就将小说搁在一旁了。
非常感谢那一些看我小说长大的朋友,谢谢台湾联合文学的同仁,没有他们逼我将过去创作的小说整理再版,我再出书恐怕也遥遥无期。我已被逼回来面对小说创作了。
 
本文原载于二〇〇九年联合文学版《黄春明作品集》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