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凌零出版社

2012年9月28日,厦门凌零图书策划有限公司旗下的凌零出版社在台湾成立,该出版社主要负责在台图书出版,版权交易,数字图书出版等业务,为了履行公司使命,公司长期推出5000元台湾出书计划,以回馈读者。目前,本社已出版图书如《杏花盛开之后》、《明威威历险记》、《叛逆》、《城埂下的少爷》、《文艺哲学》、《生活学原理》、《此情可待成追忆》、《诗意的生命哲学》、《深红天空》等。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凌零出版社 > 新书展示

图书名称:《 战争杂碎》

基本信息
  • 作者:裴指海
  • 出版社:凌零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7年6月
  • 定价:新台币400元

  ISBN编号: 978-986-94945-1-9

【关于本书】 

《战争杂碎》是部具有后现代风格的长篇小说。作者虚构了一场“反黑战争”,这是一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战争,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及至未来的核战争,农民起义领袖、大国总统等各个朝代的人物在其中穿梭,战争成为一种文本狂欢。“我”从一名黄衣教军士兵成长为“将军”,最后又沦落为“叛徒”,经历了梦魇般的“反黑战争”。荒谬的现实被幽默成功的凌驾;严肃的对世界和整个人类的悲悯情怀与插科打诨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疯狂是通往极乐天国的唯一途径;可笑的背后是沉重和苦闷,由此,愈显出生活的荒诞和悲哀。 

 

【关于作者】

裴指海 河南南召县人,出生于19747月,现居南京。出版有长篇小说《往生》、《吹个泡泡糖逗你玩》、《锅盖头》等四部,纪实文学《冷的冬,热的雪——刘邓大军在1947年那个寒冬》等两部。中国作协会员。

 

【样章】

目录:

第一部 美丽苍蝇

1、马司令来到了我们村

2、陈家村起义

3、司令扶我上战马

4、秃鹫

5、陈家村大阅兵

相关背景资料:死亡行军

第二部 羊城保卫战

一、民间传说

二、少年成长史

三、女革命家鱼玄机

四、血战

五、大逃亡

第三部 我杀张献忠

6、羊城一日游

7、牛城之战

8、我杀张献忠

9、战场上的婚礼

相关背景资料:战地视察官手记

第四部 狗,你想永生吗?

六、黑衣时代的花木兰

七、打击侵略者

八、援军随时就到

九、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相关背景资料:战地视察官的故事

第五部 我带鱼玄机私奔

10、我杀张巡

11、这美好的爱

12、阴谋与爱情

13、精神病之歌

附录:相关历史文献摘要

1、名词解释:反黑战争

2、“反黑战争”是如何爆发的

1234567890(后记)

 

样章:

第一部 美丽苍蝇

1、马司令来到了我们村

马司令回来了。这个消息像颗重磅炸弹落在了我们陈家村。我在我们陈家村也算是个人物,写过几首诗,发表在县文联的文学小报上,是县作家协会会员,现在打算写长篇小说。阿猫阿狗们敢写长篇小说,我是个人物我怕谁?但我写下这个小说的第一句,我心里也没数,因为我虽然这么写,但我也不知道重磅炸弹是啥玩意,我实际上连炸弹都没见过。但在我们民间流传的故事中,炸弹是种威力很强大的玩意,很容易就把鸡、鸭、鱼、鹅和人杀死了。我还记得,我在几万年前的一张报纸上见到过这样一段介绍重磅炸弹的文字:

BLU-82 型炸弹,也被称为云爆弹、气浪弹、窒息弹或吸氧武器,它在接近地面引爆后,可以将方圆500 多米的地区全部化为焦炭,且爆炸产生的震力可以在数公里外感觉到。它实际上是种燃料空气弹,爆炸时犹如核武器爆炸时升起的“蘑菇云”,被称为当今世界上威力

最大的常规炸弹。1985 5 月,苏联曾对阿富汗游击队使用过燃料空气弹,结果炸出了一个直径9.1 米、深5.5 米的大坑,半径0.25 公里范围内的人和动物全部被炸死。

BLU-82 炸弹爆炸时,能产生1000 ° C2000 ° C 的高温,高温持续时间要比常规炸药高58 倍。同时它会迅速将周围空间的“氧气”吃掉,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和一氧化碳,爆炸现场的氧气含量仅为正常量的三分之一,而一氧化碳浓度却大大超过允许值,造成局部严重缺氧、空气剧毒。在实战效果上,一是BLU-82 炸弹本身所造成的综合杀伤和破坏,二是由于士兵因缺氧窒息死亡所带来的空前恐惧,后者可能会更有效地动摇军心。

需要说明的是,上面这段文字不是我裴指海杜撰的。我又不是科学家,也不是理科大学生,我是文科生,我从来没见过炸弹,我们陈家村所有的老少爷们都没见过,所以我想象力再好再疯狂,也不可能写出这段文字。这段文字是根据2001 11 23 日的《南方周末》上的一篇文章改编的,《南方周末》是远古时代一份比较好看的报纸。我在这里冒着损害小说艺术性的危险,亲自站出来说明这一点,是为了防止小说在出版以后有人说我是抄袭的。特此声明。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要是回到小说之中,就没有人能再把我怎么样了,我现在又不是生活在遥远的2001 年。那是个很奇怪的时代,人人都在白天做梦,晚上夜游,大家整天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很庆幸,我现在不是生活在那个时代。我生活在我的小说中,我的小说时空上下五万年,纵横宇宙,天上人间,以后还要扯上一个子虚乌有的冥河星系,你到哪里找我?

我这不是说着玩的。

马司令回到陈家村时,有人说这是75036 年,也有人说是63057年,但这两种说法我不但都不信,而且嗤之以鼻。我很清楚地记得,在更遥远的秦朝末年,我是陈胜吴广手下的一名士卒,参加过著名的大泽乡起义。陈胜说:“且壮士不死则已,死则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时我就站在他旁边,我还很年轻,天气稍微一热,思想就会在血管里沸腾,并且没有自己的脑袋,容易被大人物牵着鼻子走,陈胜就是个大人物,我就也跟着别人起哄:“敬受命!”这事都被司马迁写到《史记》中了。我跟着大家说完“敬受命”后,还歪着

脖子,斜着眼睛,流着口水,眼巴巴地看着司马迁。我知道他是个很有志气的青年,以后要写《史记》,让一些混蛋和英雄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不管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两者都很好,总比像苍蝇一样默默无闻死掉的老百姓好。作为一个有志青年,我也想流芳百世或

遗臭万年,所以当我看到司马迁往我这边看时,我憋足了劲,气运丹田,吼了一声:“哪有天生的王侯将相?扯鸡巴蛋,王侯将相他爹他爷说不定就是戳牛屁股的!只许他们堕落,不许我们堕落,这是什么道理?反他狗日的!”可惜我的声音还是太小,大家回应陈胜、吴广

起义的声音太高,司马迁没听到,也就没写到《史记》里。这事我不怪他,谁让我混了几万年,混到今天,还只是陈家村的一个小混混,连“刺客”的级别都沾不上,虽然我与司马迁关系不错,经常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声谈论女人,还给他讲他最喜欢听的黄段子,但他也公

事公办地表示,就是“列传”也没法给我写一笔,这我不怪他。我最风光的是在1995 年,考上了北京一所艺术学院,成了一名大学生,但这在历史的长河中,也是弹指一挥间,算不得什么。再加上那时有许多乡长、县长都有了硕士,甚至博士文凭,我的大专文凭实在不值

 

一提。这一切都历历在目,彷彿就在昨天。所以就是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拔指甲,我也不大相信现在是75036 年或者是63057 年。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