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凌零出版社

2012年9月28日,厦门凌零图书策划有限公司旗下的凌零出版社在台湾成立,该出版社主要负责在台图书出版,版权交易,数字图书出版等业务,为了履行公司使命,公司长期推出5000元台湾出书计划,以回馈读者。目前,本社已出版图书如《杏花盛开之后》、《明威威历险记》、《叛逆》、《城埂下的少爷》、《文艺哲学》、《生活学原理》、《此情可待成追忆》、《诗意的生命哲学》、《深红天空》等。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凌零出版社 > 新书展示

图书名称:《闲敲棋子》

基本信息
  • 作者:杨蓉
  • 出版社:凌零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7年6月
  • 定价:新台币380元

ISBN编号: 978-986-94945-6-4

【关于本书】 

分为六小辑。第一辑,是以《诗经》中植物为题的散淡随笔,短小好读。第二辑,是古词解读,主要以人们耳熟能详的大家为主,见解独到,意趣横生。第三辑,是古诗词别说,以古为由,论及现实人心。第四辑,是读书札记,所记有人、有事,可读性很高。第五、六辑,则根植实在生活,吃喝拉撒也见美好,所记人物更见真情。

【关于作者】

杨蓉,女,一九七六年生人。原籍内蒙古五原县,现居山西省大同市。系自由写作者,文字散见于部分报刊、杂志,且以随笔见长。已出版作品集《书林青杏》。

【样章】

目录:

辑一 别意

李太白醉酒      

少陵的性情     

陆放翁的梦  

贾岛的推敲      

孟郊的得意    

张雨的栗子     

范广宪的藕   

王摩诘的辛夷  

叶绍翁的红杏   

李义山赏“残” 

陶潜的文学渲染  

大晏的燕词    

蒋竹山听雨     

杨诚斋的荷事     

周少隐的茶词    

周少隐的汤词     

周少隐的消夏词   

王通叟的送别词    

辑二 词说

寒雀满疏篱    

一曲满庭芳     

江海寄余生      

又得浮生一日凉    

钟鼓渐清圆     

簌簌衣巾落枣花    

莫折荼蘼      

宝钗飞凤鬓惊鸾    

新来懒上楼      

明月别枝惊鹊   

枯荷难睡鸭     

众里寻他千百度 

柳眼梅腮      

蹴罢秋千       

枕上诗书闲处好    

庭院深深深几许    

绿肥红瘦      

买得一枝春欲放   

辑三 札记

美女子       

戏探其怀       

返璞归真      

水浒叶子      

虫子的事       

“毛边”记      

花笺碎碎念    

女人看女人      

我作和尚去     

画人画骨      

竹林七贤     

“玩仙”李渔    

纪昀笔下的狐    

蒲松龄写狐     

张岱的富贵闲情   

沈三白敢说真话   

芸娘的可爱之外  

董小宛的值与不值  

关于《枕草子》   

心之奇遇      

四叹金圣叹      

尾生抱的不是“柱” 

由“一犁雨”说开   

从“吃”开始慢下来  

唐鲁孙谈吃       

汪曾祺的绵绵情意   

王世襄写给周绍良的信  

一代词媛吕碧城    

叶嘉莹的“诗”经人生

辑四 美好

杨 树        

柳 树      

青 灯      

土 炕       

年 画        

抹 胸       

乡 音        

大白菜       

说说粥         

猪灌肠         

下酒菜         

张奶奶的好吃的     

孩童时代的零嘴儿    

辑五 

马 平         

薛 姨         

刘 嫂         

父 亲    

 

样章:

李太白醉酒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李白·山中与幽人对酌

李太白嗜酒,时而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时而和岑夫子、丹丘生宴聚,“会须一饮三百杯”;时而又山中与幽人对酌,“一杯一杯复一杯”。

幽人,在我理解就是良善美好之人,当然此处所指概为隐逸的高人。李太白虽不“隐”,但骨子里却有“逸”的东西,遂亦算得是半个幽人。二位幽人茅庵里举杯对酌着……那“山花”开个什么劲儿?莫非是被他们的酒气熏染,被他们的酒意感染,也醉了不成?且不去管它。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因此二位幽人是“一杯一杯复一杯。”是三杯?不是。是几杯?不得而知。只知喝到最后,太白幽人是醉了,且醉得很可爱,耍赖说:“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瞧瞧,瞧瞧,瞧瞧这个有趣劲儿。

《幽梦影》中讲:“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在我理解,所谓知己者,必是相互通晓性情的。比如菊之于渊明;比如梅之于和靖;也比如,李太白之于这位山中幽人。因有了互晓性情的前提,李太白才会孩子般地、撒娇般地、耍赖般地“撵”着友人离去,好让他呼呼大睡一觉。“我醉欲眠”一句,多有人理解为李太白的直率与放达。然这直率与放达,若没有好的情义作底,那就是傲慢与失礼了。总之,总之,他倒头睡去了,友人掩好门扉,也醉意朦胧着离去。

《月下独酌》的时候,李太白先生可不是这样子的。他边独饮,边劝饮。劝谁?劝月,劝影子。月不解饮,他又发牢骚说:“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之后,一个儿是又歌又舞的,还一厢情愿的将月与影作为同伴,“及春”而“行乐”,还发誓要与此二者“永结无情游”呢。那般的潇洒状,比如上之耍赖样儿,要气概多了。《将进酒》里与岑夫子、丹丘生聚饮时,其更是乘兴放逸得不得了,不是高谈什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就是殷勤相劝两位友人说:“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接下去,想来又是一番手舞足蹈。

我忽似明白了,李太白醉酒,每必歌而舞之。歌舞之时,岂能少得了琴音相助?怨不得此次酒罢急欲睡,如此的了无意趣,原是少了此物助兴。遂他酒意阑珊将眠未眠之时,还在若有所失的与友人盟约说:“明朝有意抱琴来。”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想来,李太白自称且独享“酒仙”二字多少年,着实是享得过的。他嗜酒,酒也成全了他。

李太白许多的酒诗,读来都脍炙人口。有一些送别的酒诗,则更是情意绵绵,柔肠寸寸。如“劝尔一杯酒,拂尔裘上霜”;比如“相看不忍别,更进手中杯”;比如“龙泉解锦带,为尔倾千斛”。我每读这样的诗句,就总不由猜想:哪一回,他是如何高歌的?哪一回,他是怎般舞蹈的?哪一回,他又如上似的且自睡去,又语期来日的?美酒入肠,最激性情。激“酒仙”,亦激常人。

 

早前,我与往昔学友聚餐。餐中小酌几杯。餐后又呼朋唤伴往歌吧里去消磨时光。其间,四十多岁刚离异的某君,红扑着醉脸,微闭着醉眼,深“吻”着黑色麦克风的黑“唇”,歇斯底里的来一句: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