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凌零出版社

2012年9月28日,厦门凌零图书策划有限公司旗下的凌零出版社在台湾成立,该出版社主要负责在台图书出版,版权交易,数字图书出版等业务,为了履行公司使命,公司长期推出5000元台湾出书计划,以回馈读者。目前,本社已出版图书如《杏花盛开之后》、《明威威历险记》、《叛逆》、《城埂下的少爷》、《文艺哲学》、《生活学原理》、《此情可待成追忆》、《诗意的生命哲学》、《深红天空》等。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凌零出版社 > 新书展示

图书名称:《大雪无痕》

基本信息
  • 作者:刘永
  • 出版社:凌零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7年6月
  • 定价:新台币300元

 ISBN编号:978-986-94945-7-1

【关于本书】

一个年轻的志愿军战士,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他没有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为了活着,而是走向了敌对的一方。同样为了和亲人团聚,他又选择了归来。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等待他的是青梅竹马的女友情断义绝、战友的含冤自杀和锒铛入狱……而后他又经历了在那个荒诞的岁月里发生的、令人啼笑皆非而又荒唐透顶的事:村长的肆无忌惮、村民的狡黠、自私和愚昧以及亲人无辜受伤害、自己的屈辱和无奈……他没有看到新时代的开始就离去了。他的遭遇告诉人们:生命美好,生活艰辛。

【关于作者】

刘永,60后,在金融单位上班。工作之余喜欢“爬格子”,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散见于报刊和网络,《大雪无痕》为其第一部长篇小说。

【样章】

目录:

一、出走

二、归来

三、重逢

四、救人

五、离别

六、回国

七、隐瞒

八、批斗

九、跳井

十、噩梦

十一、回家

十二、绝情

十三、下地干活去

十四、好事难成

十五、好心当成驴肝肺

十六、偏听偏向

十七、失去贞节

十八、踌躇满志

十九、支持

二十、和好

二十一、晓晓是个疯子

二十二、小芹要当会计

二十三、天成成亲

二十四、区里开会

二十五、犯罪分子

二十六、渡口相遇

二十七、被欺辱

二十八、妇唱夫随

二十九、雪上加霜

三十、情深意长

三十一、王钢受伤

三十二、“无不知”

三十三、捕风捉影

三十四、挑衅

三十五、晓晓和小芹

三十六、赶美和超英

三十七、砸锅

三十八、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三十九、扒灰

四十、天成被砸

四十一、报喜

四十二、李海出狱

四十三、找到工作

四十四、报信

四十五、阶级敌人

四十六、柿子树

四十七、食堂

四十八、冒充

四十九、识破

五十、送回

五十一、思亲

五十二、惩罚

五十三、回去

五十四、饥荒

五十五、如梦似幻

五十六、王强和晓晓

五十七、向往大海

五十八、救济粮什么时候来

五十九、晓晓之死

六十、看电影

六十一、张志探亲

 

样章:

 

一、出走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着。这块混沌而又黝黑的土地彷彿缺少纯洁和明亮似的,老天爷就把这些无数的银白六角精灵派遣下来,大地很快就银装素裹了。原来的山头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雪堆,灰白而又圆润。光秃秃的树枝颤巍巍地捧着厚厚的积雪,摇摇欲坠。

王强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这景色实在是太壮观和美丽了,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见到,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心情去好好欣赏这眼前的风景。因为他的战友那个东北小伙子小胖在下雪前不见了,直到他们醒来才发现,这时大雪已经淹没了他的足迹,不知是跑到了对面还是溜向了后方,王强和老乡张志认为他可能忍受不了饥渴和饥饿,不辞而别回后方去了。可班长却坚决认为他是跑到了对面当了叛徒。

他说:“别人就不渴不饿了?别人能坚持下来他为什么就不行?这是叛徒的行为。好在老天有眼,下起了大雪,让我们能解渴了。现在我们一口炒面一口雪,也要把阵地坚守住。”接着他决定要加强防守的力量,以防叛徒把美军领上来。在站岗时俩人一班,一个人睡觉,轮流休息。其实王强和张志明白,班长真实用意是为了在站岗时相互监督,生怕一个人再偷偷摸摸地跑了。

对于渴和饿,王强还能忍耐些,毕竟他从小就是在饥一顿饱一顿的磨炼中长大的。而对于北韩的冬天是那么的寒冷,却使他很难承受。

大雪肆虐了一天一夜,山被封住了,担架队就再也没有上来过,食物和御寒的衣物没有送上来,战友们的尸体也不能运下去。本来就狭窄的坑道,被他们占去了不少的空间。凛冽的寒风不时地钻进来,王强常常被冻醒。醒来后,他就会想念那遥远的家乡,此刻的故乡啊虽然也已经是万物凋零,但毕竟还有暖暖的太阳可晒,还有蓝蓝的天空可看,还有优雅的牧笛可听,更有那慈祥的双亲可依,伶俐的村妹相伴……想到这,泪水打湿了他的脸颊,痛楚和思念涌上他的心头,每次他都会在心里念叨着:你们还好吗?你们还好吗?

干干的炒面吃在嘴里,就像沙子般难以下咽。热水喝不上了,虽然雪是水做成的,可是融化它的干柴已经没有了,真的是到了一口大雪一口炒面的地步了。嘴唇干裂,嗓子干痒。小胖的失踪使他有了一些其他想法:小胖他现在在哪里?是还活着还是死了?如果是活着还会受冻挨饿吗?他也想学他,可是他出走已经不大容易了。

他的苦闷和烦躁被张志看在眼里,在一次他和张志一起站岗时,张志悄悄地对他说:“你要是想去,你就去吧,还是命要紧啊。”说完他朝对面哝了哝嘴。

王强吓了一跳,连忙辩解说:“你胡说什么呀?你才想到那边去哩。”

张志勉强地笑了笑,说:“俺还是有预感的,你的神情有点明显,不过俺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王强很害怕,没有想到老乡的眼光那么毒辣,能看透他曾经的一闪念。王强还是坚决否认:“你别瞎猜想,这可是要命的事情,你让俺多活几天吧。”

张志活动了一下身子,感到有点暖和了,才又幽幽地说:“你还信不过俺?咱俩能活一个是一个,没有必要都搭上哩。”

王强听了他这话,知道他是真心话,张志是不会害他的。他一想到自己真可能死在这个地方,心里堵得实在是受不了啦,泪水就涌了出来。他尽量的压抑着自己,不能让哭声太大而惊醒了班长。

张志接着说:“你要想去,现在就走吧。”

王强说:“俺走了你,你向班长咋说哩?他不能饶了你哩。”

张志说:“你放心,俺就说俺实在是太困了,睡着了,醒来后,你就不见了,俺也不知道你干什么去了。”

“那班长能相信你吗?”王强还是不忍心让张志为自己担责任。

“他不相信俺又能怎样?他还能把俺枪毙了。反正死活对俺来说也都无所谓了,说死还不知道哪一会儿哩。”张志反到来安慰他起来。

王强走了,走前他把武器装备留了下来,因为班长他们剩下的弹药也不多了,同时也可以走得快些,还能减少敌人对他的防备和猜疑。他不知道此去是福是祸,前景是个什么样子,他已经不再去想,他只想改变目前他无法忍受的处境。

他只身一人来到了美军阵地。其后没有多长时间,战争就结束了。由于他是主动投降的,所以美军对他的管理,不像对其他战俘那样严格,他们还时常派他替他们做一些事情。令王强没有想到的是,在一次去另一个战俘营送宣传品的时候,他意外的见到了班长和张志他们。

三人见面抱头痛哭,这哭声不知是喜还是悲。过鸭绿江时,他们是那样的豪气冲天,这惊天动地的大事,被他们赶上了,那是多么的光荣和骄傲,他们一定会成为一个大英雄的。可现在竟是一个俘虏兵。幸运的是他们还活着,并且还能相见。

在张志的抽泣和呜咽中,王强断断续续地知道了他走后的事情。那天他和张志的对话,班长听得清清楚楚。王强在坑道外哭,他在坑道里默默流泪,看着坑道内战友的尸体,他心如刀割。他们是那么的年轻,生命之花刚刚绽放就凋零了,凋零的无声无息,如同飘下的雪花,悄然而逝。

王强走后,他一点也没有责备张志,只是说想站岗就站岗,不想站岗咱们就睡觉。就在一次他和张志背靠背相互取暖而眠的时候,几个美国兵来到了他们面前……

遣返的时间到了。在此之前,王强坚决地选择了回家,因为他的根在那里,他的依恋在那里,他的未来在那里……他认为美军对他的宣传都是假的,是骗人的谎言。美军管理人员对他的决定不可思议,但还是尊重了他的选择。

这是他在美军战俘营里最高兴的日子,终于可以回家了,可以见到自己的双亲了,可以见到他时常思念的人了,可以见到家乡的山山水水了……

他是多么高兴啊,他快乐的如同个孩子。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班长和张志他们,希望能和他俩一起回家。他兴高采烈地来到班长和张志他们所在的战俘营,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已经空空如也,不见昔日的喧嚣,管理人员告诉他,班长和张志他们已经在二天前就离开了这里,准备去台湾。

“为什么要去台湾呀?”由于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搞明白班长和张志会这么做。

 

他哪里知道,从此以后,他和张志他们如同向不同方向射出去的子弹,既再也不能相见,也留下了不同的生命轨迹。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