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凌零出版社

2012年9月28日,厦门凌零图书策划有限公司旗下的凌零出版社在台湾成立,该出版社主要负责在台图书出版,版权交易,数字图书出版等业务,为了履行公司使命,公司长期推出5000元台湾出书计划,以回馈读者。目前,本社已出版图书如《杏花盛开之后》、《明威威历险记》、《叛逆》、《城埂下的少爷》、《文艺哲学》、《生活学原理》、《此情可待成追忆》、《诗意的生命哲学》、《深红天空》等。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凌零出版社 > 新书展示

图书名称:《毕生痴》

基本信息
  • 作者:席少杰
  • 出版社:凌零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7年6月
  • 定价:新台币160元

  ISBN编号: 978-986-94945-2-6

 【关于本书】 

本故事曲折起伏,历经大灾荒、文化运动、改革开放三个闪闪发亮的迷人时代,跌宕半世纪之久,围绕一个毕生都在努力尝试能否让自己蜕变为男子汉的傻瓜三毛六,以风趣的笔触,奇妙浪漫的想象力,幽远深长的意境,精彩讲述交错在主人公身上三代男女悲欢离合、惊心动魄的情感纠葛,以便达到作者准确再现人生原貌、与感动读者肺腑的目的。

【关于作者】

席少杰,1982年生于天津,2000年开始从事自由写作,着有《半兽城》《末日爱》。浪迹文字的江湖,浴血奋战十年后,方才写下能够征服自己内心的代表作品,“三生有幸”系列故事之一,爱情小说《浮生错》,已于201111月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一向不偏不颇,吸收百家之长,立志于集文化大成于一部小说,是我的创作原则与思路。若非要强调作品题材,可归类于情感小说,糅合亲情 友情 爱情贯穿全文,盖因作者总结所有小说,发现经得起岁月考验,而无法被市场读者淘汰的,相信惟有描写人类的情感而已。

【样章】

目 录

第一章 爹的诅咒 妈的赌注 

第二章 三毛六不是傻子 

第三章 小白腿与红皮鞋

第四章 解放后第一个送我礼物的男人

第五章 第九十九个女人掘坟挖出粮本

第六章 男子汉该干什么事

第七章 你是我的水果冰棍

第八章 假如真是自己人

第九章 请你们踩我脑袋

第十章 千古之谜

第十一章 你有多傻 它就得有多厚

第十二章 母亲恋爱

第十三章 小花痴与小白痴匪夷所思的深厚友谊

第十四章 爱因斯坦和三毛六一个智商

第十五章 老牌共产党员风范

 

 

样章:

第一章 爹的诅咒 妈的赌注

他们叫我三毛六,据说三毛六是个傻子,不过也有人纠正—学名应该称之为弱智—不管叫什么吧,本人自我感觉始终良好,别的不说,起码与白痴戴大块同学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他啊,大概是唯一令我经常充满优越感的孩子,除了不放过一切彷彿可以塞入口中的东西并掖进嘴里咀嚼外,什么事他都不会干,是个不折不扣的饭桶。

至于我嘛,则聪明得多,至少吃饱喝足后,懂得应该抬起胳膊,毕恭毕敬向班主任语文老师请示汇报:

“我要解手—”

“给我坐回去!”再次冲我怒目而视,班主任厉声尖叫,“屁股老实一点儿!”

态度之所以欠佳,或许因为我总是吃饱喝足,又总是申请解手。

诚然,较之神经系统,我的消化道敏锐得像个先知。并不怪班主任嫌我烦,可是天哪,我的申请哪怕一次她都没批准过,末了却又破口大骂,骂三毛六又不听话,三毛六又让裤裆散发出拖累全学校进步的味道。实事求是地讲,我还真不清楚自己拥有影响如此广泛的邪恶

能力,何况,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的味道不受欢迎,据我观察,在那味道弥漫前,愁眉不展的同学们始终垂头丧气,直到因我真情不幸流露,他们才一瞬间变成欢声笑语,再度引燃生活的热切希望……

一点不错,那喜庆气氛红红火火,终于也感染了班主任,她也憋不住地“扑哧”笑了,随即迅速重新绷起五官七窍,继续严厉斥责我:

“跟你妈一样—”

看来班主任也是个糊涂蛋,这么多年过去,居然仍搞不清我妈明明是个疯子,和傻子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给地理老师充当教学道具:

“孩子们,”他双手提起裤管,踮着脚尖,小心翼翼走来,一边皱眉仔细端详着,一边指了指地板上我那滩彷彿来自灵魂深处的不速之客,同时郑重评论,“假如我没看错的话,三毛六同学呀,今天画的好像是拉丁美洲—”

“哇哈哈哈哈哈!”

这时,秃脑袋校长偶然途经窗外,赫然发现玻璃都快被教室里的同学们笑出了裂纹,尽管可以收到寓教于乐的良好效果,但校长仍立即停止脚步,他目露凶光,恶狠狠地朝地理老师瞪了一眼。

“严肃!”那一眼激越出的杀气吓坏了地理老师,忙像音乐老师似的挥舞胳膊,指挥着笑声,力图让它尽快舒缓下来,“请严肃,亲爱的孩子们,这是一件涉及外交关系的大事,与北美洲不同,拉丁美洲至今依然深陷欧洲列强殖民者欺凌压迫之中!所以,都是我们的阶级兄弟,伟大领袖毛主席,每天连睡觉都在思索如何拯救他们脱离资本主义苦海……”

对我而言,苦海没那么远;苦海就在我屁股底下澎湃,经年累月的失禁,让我那阴暗潮湿的小屁股上面,一朵朵犹如苔藓似的无名之花应运而开,不得不时常伸手试图去摘,因此才在外观形象上显得我低能,其实若论聪明,我认为自己至少不在班主任之下,最起码能够分清楚我妈只是疯了一半,至于另一半,猴儿都不如她精。

两个一半交替犯病,就被大夫称之为—我记不得那医学术语—反正大意似乎是说精神与人格南辕北辙—一句话,它们分裂啦,这你理解吗?应该可以吧—毕竟许多年来,班主任一直致力于宣传此事,向所有同学反复强调我有个已经裂开的妈。

话又说回来,也怪我妈本身不怎么懂得矜持,恰恰相反,她是

个总在不幸尚未发生前,就能够出现剧烈反应的神奇女人,例如:

“糟糕糟糕—老娘感到啦—肚子里面是个痴呆儿—作孽哟—”

从十八岁起,我妈便开始冲男人们一叉腰,把大腿一拍,自称“老娘”。老娘老娘叫了快二十年,终于被推进医院妇产科分娩室,有幸当上了母亲,被护士推出来后这位新科母亲母鸡似的咯咯直叫:

“果、果、果、果—果不其然—”

一个小傻子问世过程,大致如上。三毛六就这样诞生了,十几年后,在学校委托医生正式测量前,我的智商始终成迷,令大家既着急,又好奇:

“三毛六,你脑袋究竟用什么材料做的呀?”

成了老百姓每天关心的头等大事,这或许因为他们实在也没什么其他可关心的。

我这宝贝脑袋,可以说差不多囊括国民精神生活的全部。你看,那时候没电视,小说也被禁了,高大全取代贾宝玉担任男一号。电影嘛,只剩八部样板戏,没一个女演员穿裙子,就像收音机也没一个人敢收音,因为害怕接到一个女流氓嗲声嗲气地扯着鬼话连篇的《美国之音》,跟台湾特务建立暧昧联系。

在那整齐划一的威武年代,很荣幸名叫三毛六的我,成为咱老百姓内容最为丰富的娱乐项目。

学校里有个聪明孩子,名叫学习委员。他告诉我,大海对面有个黑暗国家,名叫美国,那鬼地方可不得了,街上到处都是长着我这种脑袋的人,这令我对美国难免悠然神往,接下来我就恐慌了,他们又凶残地表示:

“都应该被消灭!”

说罢,伸手朝我打招呼。礼毕。一下又一下使劲扒拉我原本应该轻拿轻放的脑袋,调研它的制造工艺,“摸起来挺夯实,”他们说我脑袋,“不亚于苏联货,可这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宝贝?”异常焦虑地询问。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