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凌零策划出品 > 首届凌零文丛“我要出版”活动优秀作品展示

《遇见》

作者:冯辉丽


 【本书简介】

 古诗词,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华夏土地上薪火相传,不绝如缕。二十四节气,清明,白露,冬至……古典唯美,至今为人们喜欢,它所涵纳的,对生命的慎重,对天地的感恩,以及对世间万物的敬爱与珍惜,更是这个快节奏时代欠缺的,留待我们去探访,去释解,去落定一个归处。

作者以二十四节气为主线,以古诗词为架构,古老的风俗,契合人生的命运,既有史料,又颇多分析,再加上一点细腻的心思,将朝代的风云跌宕,诗人的爱恨悲欢,古人生活的恬静风雅,完全呈露出来,读来解人疑窦。

以二十四节气为架构,每一个节气,由一首相应的古诗解读,描述了二十四个唐宋诗人的爱恨悲欢。

世事纷繁,一个“快”字,泯了风雅,覆了安然,作者于尘封卷帙中,逆流而上,回到唐宋,或者更久远的岁月,一个节气一个节气走过,寻得一份闲适清缓,再许以温婉的心思细腻的文笔,对照当下,记述生命的悲欢,人生的况味,百炼成钢的绕指柔……

二十四个节气,二十四段前尘往事,是隔着如风岁月,散不去的一段香,亦是光阴里的禅,一期一会,不虚度,不辜负。

【作者简介】

冯辉丽。女。报纸编辑。作品散见于《读者》《散文百家》《散文选刊》《经典美文》等报刊。曾获河北省第六届散文名作一等奖。入选各种文集,有文章被设计成中考、高考语文阅读题。

【推荐理由】

 1、采用一节气一诗词一诗人的形式,以节气串诗词,以诗词架构诗人的爱恨悲欢,穿插节气风俗。形式独特,角度新颖。

 2、摒弃了传统的诗句点评和渊源考证,漫漫古典情,真实还原诗人的曲折人生。

 3、选取的诗人,有李白、杜甫、李清照,刘禹锡等,为大众熟知,不陌生,但又有新的解读,读来撩人心弦,解人疑窦,又不失公允。

 4、文笔细腻,文辞优美。

 5、有照片作陪。是作者春夏秋冬天地大美中遴选出来的。

 

【样章试读】

 

立夏 :一夜熏风带暑来

        立夏  

   四时天气促相催,一夜薰风带暑来。

   陇亩日长蒸翠麦,园林雨过熟黄梅。

   莺啼春去愁千缕,蝶恋花残恨几回。

   睡起南窗情思倦,闲看槐荫满亭台。

                    ——【宋】赵友直

 

听说,西安钟鼓楼上有二十四节气鼓,二十四面鼓一一对应二十四节气。每逢节气来临,擂响钟鼓,其声可传遍千里。

这一天,若有鼓声响起,一定是立夏了。

    节气的名字带了夏,但还感受不到夏的气息,时光微凉,春衫薄,犹然是暮春的样子。只是正午时分的阳光,漫洒在窗前的时候,有些许的灼热,却也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稍稍西斜,那缱绻的凉就又转回来了。

读《月令七十二候集解》:“立,建始也,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会心一笑。觉得所言不虚,切合当下的天气,但接着读下去,夏通假,假为大,即春天播种的植物开始长大。又一时哑然。  

照此推论,那物至此时皆大大也,又作何解呢?

读古书,会读出自己的小,读出自己的浅薄。那些泊在静寂光阴深处的文字,遗世独立般的在那里,一页,一页,都是叮珮相伴。洞彻有时,迷茫有时,缱绻情深有时,人去楼空有时,天地四时,此消彼长中,掩住的,又是谁的一场回忆?

    赵友直,字益之。

写下他的名字时,忽然想起孔子《论语》中的一句:“友直,友谅,友多闻。益也。”

友直,则闻其过。友谅,则进于诚。友多闻,则进于明。孔子把这个叫做“益者三友”,论的是交友之道。

对应的,还有三个人的名字。赵友直:宋代诗人;陈友谅: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闻一多:现代学者。闻一多,字友三,其中关联,一看便知。

    不知道,他的父母为他取名时,有没有想到这一层。名和字,各占其一,总觉得不是信手拈来的巧合。

一个人的名字,说起来是一个区分他人的标识。但有时候,也不这么简单。在名字的背后,除了姓氏有固定的归属,后缀的一个或两个字,都有一番盘根错节的衡量。家族预先的排定,祖辈寄托的期望和教诲,或者一些不可言说的情义,都稳妥而分明地落在里面。

宋朝,赵是国姓。按宋朝皇室家谱上的传承,他是宋太宗赵光义这一支。赵氏宗室不同支系辈份用字不一样,赵光义这一支以“元、允、宗、仲,士、不、善、汝,崇、必、良、友”为字派,以分昭穆。

    光阴流转,以一程经历换一场变迁。有时是皆大欢喜的圆满,有时,一个刹那就是各自的万水千山。据历史记载,传至宋太宗的第六世赵不抑,已是金兵入侵的北宋末朝,赵不抑携家眷南渡,定居于上虞化度寺,后辗转到西溪湖畔。

西溪湖,只读这三个字,心神便作东流水。

相传,西溪湖形成于春秋越王勾践时代,故也称“勾湖”。越国大夫范蠡,助勾践打败吴王夫差后,深谙“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功成身退,匿隐江湖,曾在此泛舟垂钓。宋代理学家朱熹,也曾在此著书立说。

你想归隐,它有青山秀水相待,你想刻苦,它有清风棹雪的静。江南烟雨覆了天下,润泽一方的湖,更像是缓缓展开的一幅画卷,浓淡相宜,只为人赏。

近在咫尺的,是泳泽书院。

书院在宋代颇为兴盛。两宋三百多年的历史中,书院达到了720所之多。重文掖学的氛围浓厚,私人创办的书院,也便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或读书,或研修,或讲学,或藏书刻书。“有宋一代,学校之设遍天下,而海内文质彬彬矣。”前人之言并非虚誉。

泳泽书院,便是赵友直创建的。青山绿水之间,参天樟树之下,一座雅致的深阔庭院,青舍密密,屋宇麻麻。人在屋中坐,手持书卷,提笔,落墨,百年留香,一翻页,就是地老天荒。

他有一首诗,写的就是这个书院。名作《创泳泽书院初成》。

万古湖山一望央,紫阳道脉壮宫墙。

佳朋鳞集互联榻,多士云从相共堂。

地有金罍非福瑞,天将玉汝任纲常。

要知学问无他术,只在工夫不怠荒。

    晨诵暮读,手不释卷,赵友直在这里度过了少年时光。咸淳元年,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进京赴考。

    以他的身份,若在其他朝代,即便不封王赏地,也会有祖辈的恩萌,食俸终生。但在宋朝,封王只对用功之臣,且只及自身,不能世袭,想要在朝廷中获得官职,就得像庶民子弟一样,参加科举考试。

    同行的,有他的祖父必蒸,父亲良坡。不是担心他年少,路上缺少人照应,而是和他一样,奔的是同一个目标。

     考试的规矩也定得严格。考卷开头填写的考生的姓名、籍贯、年龄,交卷后要统统密封订死,称为“糊名”。考完后,还要专门找人用标准的字体把所有的试卷抄写一遍。考官评阅试卷时,不仅不知道考生的姓名,连考生的字迹也无从辨认。

    看起来公平公正,其实也是暗藏了私心。戎马征战建立的宋朝政权,只怕哪天也为他人效仿,再凭借武力夺去,因此崇文抑武,大力提倡读书,不问出身,不分年龄,只要有真才实学,通过了科举考试,就直接授予官职。即便是武举,也不只重武艺,还要识文章,通晓经书大义。

     书中虽有千钟粟、黄金屋,但书中更有坎坷路。舍了儿女情长,闭门苦读,一读就是好多年。守得住寒窗的寂寞,读破了手中厚厚的书卷,学得个经纶满腹,却不一定就能遂了心愿。苦苦坚持着,纵然青衫落魄,青丝染了白霜,还是舍不得放手,也是因为这个不一定。春去秋来,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有了峰回路转。

祖孙三代,就这样,怀着一样的心思,坐在同一个考场上。

轻松的是他,考中了,自然欢喜,考不中,就权当是历练。试卷发下来,援笔立就,洋洋洒洒落纸千言。

忐忑的是他的祖父。那一年,他的祖父已年近60岁。他的父亲,也是人到中年,连年赴考,连年落榜,这一次是否能够如愿,谁都不能预料。

    皇榜发下来,三人围过去看。出人意料的是,祖孙三代,同登进士榜。一门三进士,不仅让三人欢喜,更让世人惊讶,一时传为佳话。

    小时候,听人讲故事,讲到一段,故意卖关子,端了茶缸子去续水,或者挥挥手说,明天再讲,心里放不下,忍不住追着问:“后来呢?”

    所有的故事,开头可能有千千万万,但结局无非两种:喜,或者悲。而在人生的大棋局里,不至死,就永远不会知道命运诡谲的反转。

    其时,已是南宋末年。蒙古铁骑南下,一寸山河一寸血,鲜花铺就的锦绣前程,在国家的动荡不安里,多了一份悲壮和悲凉。

    他的父亲赵良坡,任广州知府。元兵来攻,赵良坡指挥将士全力守御广州。只是宋朝气数已尽,孤军奋战独木难支,城池沦陷,赵良坡亦被元兵所捕。任凭元将如何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赵良坡始终把名节看得比生命更重,誓死不降,元将恼羞成怒,令左右刃之,赵良坡毫不畏惧,伸颈受戳,求了一个玉石俱焚,大呼:“我死得其所!”

     世人评价文人,多是文弱书生,说起贡献,也是诗词风月,文学艺术,其实是误读,金戈铁马的纵横里,也不乏文人的身影,除了男儿豪情,也有铮铮不屈的铁骨。

     扯进战争这样宏大的主题,是因为朝代的交替更迭,终究不容许谁只做一个旁观者。它所涉及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命运。一将功成万骨枯。回头望去,谁不是一路的血迹斑斑? 

听闻父亲被害的噩耗,赵友直如雷轰顶。他不顾家人的劝阻,冒死前往元兵阵营,找到父亲的尸首,在兵荒马乱中颠沛游离,东躲西藏,避过元兵的耳目,千里奔波,运回故里,葬于西溪牛眠山。

那一路,是怎么走回来的,他回忆起来,都是茫然。从杭州到广州,泪水与汗水一起洒落的路上,只有脚上的燎泡和瘦削的脸,知道他曾有过的曲折和艰难。

    从读书,入仕,荣耀门楣,到父子死别,这意外的波折和不幸,让他走得步步惊心。读了那么多书,用那么漫长的时间,做出那么多的努力,毁坏它却只要迈出一步,一瞬之间,不费吹灰。他没有眼泪,不是不悲伤,只是心中所存更多的是茫然。

    此后,他隐居于牛眠山,自号牛山子。

    他的人生,在父亲去世后,来了个大逆转。有人说他痴傻,有人赞他重孝,可是他心里清楚自己什么都不是,只是正视了自己的心。

    世事变故,是措不能及的突然,却也能叫人彻底沉静下来,想要的是什么,图的是什么,人活着为了什么。

    这一首《立夏》,是赵友直隐居后所作。他是赵氏家族里传世诗词最多的,清代人编撰的《历朝上虞诗集》中他的作品就单列为一卷。

     在远离扰攘的山间,住下一处悠闲:骄阳下,田野里,翠绿的麦穗开始微微泛黄,新雨后,园林里,黄梅也快熟透了。黄莺在枝头啼鸣,似有哀愁千缕,粉蝶在凋零的花间驻留回旋,像是幽怨未消。不管,不听,只睡眼惺忪,独倚窗前,闲着槐荫遮掩下的亭台。

    这是节气里的良辰美景。用文人的感觉来描绘,有平淡出尘的意味,又有很多与节气相对应的人间烟火。一目了然。

    立夏这一天,古也称春尽日。春日短,才见桃红李白,谷雨斗芳菲,还没来得及停下来细细打量,槛外春事已是结局。花开到荼糜,风一吹,就是绿肥红瘦,落花满径。远远看过去,惊艳,更有一点惊心。

    春光逝,不舍,或是感伤,到最后,总是也免不了一个分离。留不住,便不留。摆了菜肴和酒,约上三五好友,到山野郊外,像相送远行的友人一样,来一场郑重的送别,名为饯春筵。

     菜肴有讲究,地三鲜,水三鲜,树三鲜,都是应季的新鲜,酒也早有准备,是家酿的李子酒,瓶口密封了窖藏着,只等着这时节拿出来。李子是夏天的水果,味甘、酸,又能清肝热,生津液,酿成了酒,有浓郁的果香,喝多了也不上头,且有同等的药效,可以调理身体。

     更难得的,是这一个“饯”字。

     节气里的礼仪,有自身的特点与规律性,且都有具体的出处,二十四节气里,常见的是“迎”。春夏秋冬,每逢季节转换,都要有浩浩荡荡的的仪仗队伍,举行盛大的迎接仪式。立夏这一天,帝王要率文武百官到京城南郊,举行迎夏仪式。君臣一律穿朱色礼服,配朱色玉佩,连马匹、车旗都要朱红色的,并指令司徒等官去各地勉励农民抓紧耕作。 
    设宴饯别的,却只有春,且无史据可靠,民间的流传里,也只有一句:可避疰夏之疫。所以,立夏又称为疰夏日。

这说法,同样来得没有根据,看起来,倒像是人心里的偏爱。但独树一帜,僭越了规矩,有点说不过去,就揣摩着找一个理由,无须宏大叙述,胃口好了,无病无疫,日子就好过了,这是民间最朴素的生活理念。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有饯春筵的描述,和苏州的这个风俗大致相仿。大观园里的女子,个个锦心绣口,结诗社,吟诗作对,品茶煮酒,凭栏酬唱,有了既定的风俗做由头,更不能简单了事,吃罢饯春筵,还要用五彩丝线穿了落花,绫锦纱罗挽成旗子,挂在园子里的树上,饯一饯花神。

    “花神”之说,也是民间的流传。每年十二个月,每个月冠一个花名,每一个花名,对一个司花的花神。南北差异,个人喜好不同,对应的花神说法不一,有多个版本。

    苏州定元里,有一座花神庙,影壁上拓有十二位花神,是清一色的女子。

    正月梅花,花神寿阳公主;二月杏花,花神杨贵妃;三月桃花,花神息夫人;四月牡丹花,花神丽娟;五月石榴花,花神卫氏;六月莲花,花神西施;七月蜀葵,花神李夫人;八月桂花,花神徐惠;九月菊花,花神左贵嫔;十月木芙蓉,花神花蕊夫人;十一月山茶花,花神王昭君;蜡月水仙花,花神为洛神。

女子与花,从来就有不解的缘分。花喻人,说的是倾国倾城的貌,人拟花,叹的是韶光易逝的薄凉和无奈。花开花落,朝如青丝暮成雪,一个顾盼,就是解不开的凌乱。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圣贤的境界,凡夫俗子做不到,说起来也是敬慕。但总觉得,这样的超脱和淡然,更多的是心里的隐忍和克制,是一句说给自己的告诫,或者一场自己和自己的战争。因为现实中的种种制约、牵绊,不能爱恨无惧,悲喜随意。那些不为人知的挣扎和暗流涌动,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但终不能相忘于江湖。 
   “纷纷纷纷纷纷纷,性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泥尘,寂寂寂寂寂寂寂,何春光长逝不归兮,永绝消息。” 这是弘一法师的《落花》词。是他在滚滚红尘里的辗转和向往。他曾奋然一刀斩断尘缘,决绝而去。他曾笑傲这尘世悲欢与离合,于晨钟暮鼓中,修渡余生,却在人世最后,仍然写下:悲欣交集。

     从红尘到佛门,从鲜衣怒马到青灯佛卷,人生的转换,不过是一夕之间,但生命的悲喜,生活的得失,是一个延续的过程,不会因一夕的转换就一下子截然不同。该丢弃的丢弃,该相逢还会相逢。

心止如水,不是把心修炼成了红尘外的一支莲,而是心里的看重已经放下,风动,幡动,再惹不了心动,或者,没有逢着能让心为之所动的人,或者事物,生命中的来来往往,离得再近,也不相干,也都是过客。

亦或者,原本心里是波涛汹涌,寸步千里,咫尺山河,只是在一波三折的疲惫里,渐渐平息下来,抱守成山谷的一池平静,悲欢和过往都成了回忆,再看过去仍是鲜活,却没有了初时的感觉。

赵友直和弘一大师,隔了数百年的光阴,对人生的理解,以及人生转折里的决然,却有颇多的相似。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圆满,所以欢欣。

恰应了弘一大师的那一句偈语——人生随缘,便会活得自在。


TAG: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