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凌零策划出品 > 首届凌零文丛“我要出版”活动优秀作品展示

《时光荡不尽千古风流——历史边缘人物的凄美挽歌》

作者:郁馥


  【作者简介】

   郁馥,土生土长的上海姑娘。法学学士,专职文案。祖父起名,取“名香郁馥,出重檐而轻转”之意。爱以清雅之笔,书葱茏历史。有历史类作品:《初唐悲歌:桃花落》、《时光荡不尽千古风流——历史边缘人物的凄美挽歌》、《一世红尘,无你何欢——民国男神的爱情往事》(已由河南哲思传媒出版)、《民国文人的朋友圈》(已定稿,待上市)。短篇作品散见于《传奇故事·恋恋中国风》、《百家讲坛》、《新读写》等。

 【作品简介】

   金戈铁马,痴爱缠绵。弹指繁华,总随逝水。须臾恍惚间,一切皆已成历史。在历史的时光里,有这样的一群人:

   他们英姿翩翩,儒雅温润。

   他们才兼文武,贤名远播。

   他们是皇子,也是文人、将军、艺术家。

   他们行走于历史的边缘,却迸发着比主角更耀亮的光芒。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历史的残忍之处就在于,它不可能让你得到所有的一切。最后,他们或被误谋反,抑郁而亡,或为奸人所害,抑郁而亡。结局无一不让人扼腕叹息。

   我只想提笔写作,为他们谱下一曲曲凄美挽歌,和读者一起,寻找千百年前的一段段历史,探寻究竟是谁酿造了他们的悲剧?是否一切本不该如此?

【推荐理由】

1、本书内容翔实,语言优美,适合所有文学、历史爱好者阅读。

2、本书所写的人物多是有一定知名度,却没有被人完全了解,故而有一定的吸引力。

3、本书分析人物和历史事件的角度独特,能让人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样章试读】

第一章 一载赴亡,遗恨古今

长城紫塞寒鸦啼,秋风紧,晴波散。怅望昔年秦时月,鹰犬啄日,公子命绝,几时丝泪断。 秦陵阿房空灵秀,一盆劫火留笑看。千秋长恨犹不竭,哀矜不幸,悲怒不争,掩卷兀自叹。

——青玉案·扶苏

第二章 生于富贵,卒于小人

独立博望泪纵流,风静溢清寒。抚节悲歌声自哀,长恨对月看。 而立年,始得子,亲爱长相伴。难抵得小人佞言,逼迫黄泉岸。

                                                           ——阮郎归·刘据

第三章 王室仙才,英逸出世

婵娟凄其千里寒,骚屑求一醉。红蕤四散残叶冷,浮生长自忧恨,独憔悴。 泼墨引伴扬声锤,举酒往事回。青衫和泪湿满襟,当时逸乐畅意,惹心碎。

——虞美人•曹植

第四章 仁厚爱民,虔诚佛徒

摇风齐卷,攲阳已避,乱花点点雨沥沥。垂头又见青衫湿,幽恨从来无处匿。沙场点兵,边声紧促,胡虏坠马血满地。西邸八友齐欢颜,好梦一向容易逝。

                                                         ——踏莎行·萧子良

第五章  孝以为质,忠而树行

惊飙电至松林晄,松林还记昔少年?珠玑秀山川,歧嶷绝才艳。 兄友弟狷介,北国风光暖。可怜东风恶,魂断三五年。

                                                            ——菩萨蛮·元勰

第六章 才德无暇,千古《文选》

残阳斜照雁南飞,叶落萧萧,花神今何处?阑风凄切犹不尽,无端更添轻薄雨。 迢迢往事回思量,香魂梦断,化作红豆去。对镜自照我不识,风刀霜剑近归路。 

——蝶恋花·萧统

卷七 绕梁战鼓,至今犹闻

朔风急入邙山关,铁甲冰寒心不战。三军勇冠,貌比瑶华,只作狰狞扮。 破阵古乐冲云霄,虏敌逡巡莫敢犯。震主劳功,一朝成罪,兰烬摇落断。

                                                         ——雨中花·高长恭

第八章  文武双全,物情所向

长安严宵,素影微晕叶阑珊。寂寞空枝独凄怆,霏霏漠漠未干。沧海明珠降凡尘,子都避席羞潘安。才兼文武度宏远,恪谨天命尚夷简。 叔旦望,物情向,却道祸已沾。难容得权臣目,罗织得罪名千。一声儿喝朝堂,一刬儿只相迎,血染桃花艳,悲损何忍堪!

                                                    ——【双调】玉交枝·李恪

第九章 母为子纲,生不逢时

西风伏雨折群芳。簌簌落木,稜稜晚霜。陋室空廖,寒扰惊梦,流光溟茫。我何辜上玄何负帝皇?恨娘亲为权听谗将我谤!浊酒一杯,人世看尽,长别离矣,风月凄怆。

                                                    ——【双调】蟾宫曲·李贤

正文: 

 第一章 一载赴亡,遗恨古今

【章前语】

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是秦始皇的长子,文武双全的大秦公子。万马齐喑中,他喊出了诤语阵阵。寂寥边陲中,他犹记得最初的信仰。奸人所迫,他举剑自刎。不为忠孝,只为那不可侵犯的人格尊严。

 

登山远眺,碧天白云,峰峦如聚,绿树成荫,清新之气迎面拂过。耳畔时时回荡着那美丽的诗句: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千年逝去,追忆昔时,心依旧由不得隐痛着。

秦国公子,名唤扶苏。

他的父亲,是御宇海内,千古一帝的始皇。

两千多年前的阳光,是否亦如同此刻照于我身上的那般温暖?是否可以在落日晚霞的香草佳木旁遇见这样一位女子,唱着这一曲悠扬婉转的《山有扶苏》?想来,那景象,必然是袅袅曼妙,群莺留恋的。

我无法想象那个怀揣着一统江山的美好希冀的君王初为人父时的心境,大约,是一种忐忑的欢愉吧。那双拿惯了刀剑的双手又是怎样小心翼翼地怀抱着他的爱子呢?孩子很安静地躺在秦王的怀中,秦王的脸上所浮现的,是鲜见的温柔。当再强势,再英武的男人凝望着婴孩柔嫩无忧的面庞的时候,他也不过只是一位平凡普通的父亲,正如这咸阳城中的每一户人家的男主人。

只是,战乱纷飞的战国时代,终不能让他只是这般奢侈地扮演着父亲的角色,强大的秦国以不可一世的强盛稳稳地占据着霸主之位,然而,这是远远不够的。强秦以秋风扫落叶般的不可一世最终推倒了六国防备坚固的城墙。这位十三岁登基,经历了种种磨砺的君王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他看着那闪着荣耀的天下共主的宝座,无法掩饰地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该笑呀!他成了千年来的第一位皇帝。皇帝,他细细地咀嚼着这个由他新创的名号,他喜欢这个名号!多么好听!那是属于他的时代,属于他的荣光!他说,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那样得自信!那样得霸道!

那一年,扶苏十六岁。

十六岁的大秦公子,是这般得神采奕奕,文武兼备。生于皇室,却又有着一颗天生的悲天悯人之心。战争的硕果,尽管丰盛,却是苦涩。当胜利者摆开那丰盛的宴席一品佳肴的时候,可否会想起那被征服者正面对着皑皑白骨咽下苦涩的泪珠呢?

扶苏掩卷自思。北风其凉,雨雪其雱。他的心,一如窗外这冰天雪地,凛冽极寒。他的忧心太重,思虑过深。安享富贵,纸醉金迷的贵族生活注定无法属于公子。公子的欢愉只是期望在登楼远眺之时所见到的是谋闭不兴,盗窃不作,外户不闭的天下大同。会有那么一天吗?无人可以给他答案,就连他自己,亦是迷茫的。唯有等待,等待时间去慢慢医好那些伤痛的魂灵。

只是他不晓,正在他遥望苍穹祈求平安的八九年后,在中原大地上所发生的是怎样的一场浩劫!甚至比战国时代在刀光剑影下的血肉之战更为残酷。“焚书坑儒”,这是史家给这场灾难所起的名字。“及秦始皇灭先代典籍,焚书坑儒,天下学子逃难解散”。那是文学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浩劫!时至今时今日,依旧可以想见当时那草木皆兵的恐惧!那是侵入骨髓的疼,疼到一触碰,便是钻心。熊熊烈火众所燃烧的不止是列国经典,也是一段段历史,没有历史的国家是脆弱的,不懂历史的国家是可怕的。秦灭六国,所征服的不过只是土地,没有降服的是更为重要的人心。他们不需要历史,他们的历史,便是秦国的历史。始皇傲慢而固执地想道。

满朝大臣纵有顾虑,却是不敢言半句反对之语。始皇独断,李斯擅权。万马齐喑,大秦王朝,那是死一般的沉寂。他们不知道,星星的怒火已然种进了百姓的心田,所缺的,不过是几根助燃的枯草而已。扶苏的心几乎是要被那滚滚的忧思淹得喘不过气来。他要救那颗心,要救他的国,他的父,亦要救这天下的万民。

他是那样毫不留情面,一针见血地向始皇谏言。废除峻法,与民休息。他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每一个字,都如同那磨得光溜的长剑,紧紧地扼住了始皇的喉颈。他几乎是用难以置信的惊异眼神望着他的爱子。习惯了一言九鼎,习惯了群星捧月,哪能就这般轻易地容忍反对的意见?何况那样貌似是义正词严的意见还是出自于这个他给予了无限希望,打小就宠信非常的儿子。

始皇走下那高高在上的皇帝的宝座,上下审视着扶苏。第一次,那样用心地。岁月的荏苒,时光的匆匆,扶苏的容貌益发得昳丽俊朗,身姿挺拔神武。黝黑的眼睛中闪着稳重沉毅的光芒,只是为臣为子,到底还是不敢直视父亲的面庞。低头所见,不过是脚下的方寸之地。

秋风吹过,扫落墙边一片金黄。侍人们安静地立在一旁,天气渐凉,哆嗦的双腿不听使唤地抖动着,不知是咸阳的天过分得凉,还是见惯了杀伐的他们过分得惶恐。他们缩着脖子,带着些微的视死如归的心境迎接着始皇的雷霆之怒。南飞的雁结对成群而过,发出了“嗷嗷”的鸣声。始皇伸手轻轻抚拍着扶苏的肩膀,怎能想得到他还是如此平和?

朕不愿意再听到这样的话,尤其是出自你的口……

 

 


TAG: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