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贸易

本公司版权部目前负责代理大陆、台湾、香港、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图书版权贸易,拥有几十万种的版权书目供海峡两岸及海外的出版人挑选。目前,成功引进版权书如《懒人也能成为家事王》、《林书豪给年轻人的12件礼物》、《产后七日——看,这世界》、《台湾玩乐100%》、《长安之梦》、《中国历史之旅》、《星云法师解禅》、《星云法师说禅》、《创兆奇迹的郭台铭》、《卖到缺货的促销胜经》等数百种,输出版权书如《怎样孕产更健康》、《格子间的健康书》、《最美不过夕阳红——老年人心理自助指南》、《权谋至尊司马懿》等。

本站公告

业界动态

出版名词解释

当前位置:首页 > 图书版权贸易 > 新书展示 > 大陆版权

图书名称:人间有戏

基本信息
  • 作者:汪曾祺
  • 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4.4
  • 定价:34.80元

【图书卖点】

1、原汁原味+精装典藏 著名学者徐城北倾心作序

2、20世纪最伟大的文学家之一、中国当代文坛巨匠、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 汪曾祺最值得回味的艺术与生活的代表作

3、完美呈现汪老爷子散文与杂文的浪漫与精髓

4、沈从文、黄永玉、铁凝、鹦鹉史杭、徐城北等人最欣赏的跨世纪文坛巨匠

5、汪曾祺作品全三卷,2014年重磅登陆!

6、汪曾祺之女汪朝参与修订,唯一认可的权威版本!

 

【作者简介】

    汪曾祺(1920—1997),江苏高邮人。现当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京派小说的传人,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沈从文先生的入室弟子。代表作有《受戒》《大淖记事》《草木春秋》《故乡的食物》《说戏》《汪曾祺文集》《汪曾祺全集》等。


【内容简介】

    本书所选的都是与戏曲有关的文章,是汪曾祺在做北京市京剧团编剧时,二十多年来与戏曲打交道的见闻与思考,每一篇的篇幅虽然短小,但是每一篇都透着理性、睿智和从容。

    内容涵盖“样板戏”的谈往、名人轶事、戏曲与文学的关系、习剧札记等等,这些谈戏文章同他的游记、民俗类散文一样,无不潇洒有致,颇有看头。

【内容试读】

戏梦人生 人间有戏

    我在高中阶段就认识汪曾祺先生了,那时我们胡同住着一位中国画老画家陈半丁。我因为与他最小的儿子同学,我的业余时间几乎消耗在陈半丁的家里。我把买来的宣纸纵向裁开,然后不打草稿,直接用这样的方式给各方面朋友写信,也包括刚认识的汪曾祺。汪看见字很高兴,回信中则称我是“字第一,诗第二,戏第三”,因为我还寄去了我在诗词与戏曲方面的习作。他亦用毛笔给我复信,几乎每次都这样。我那时非常敬佩能够抓起毛笔就写的文人,每当拿到这样的信,玩味其书法的时间要多于品味信的内容。但可惜此后能抓笔就写字的人,却越来越少了。从这一点来说,小小之我从气味上就与汪相投。如今我坚决认为,在汪先生身后给他出书,最合适的写序者只有一位:那就是汪先生多年的“兄弟”林斤澜。林是他的“哥们儿”,多少年俩人在文坛出双入对,大家也习惯了。当然,林斤澜写序属于“小说者言”,“小说”也是汪先生的主项,所以林先生合适。如今找我,大约是为了应和《人间有戏》的书名。我也想借此讲讲这一点,今天和今后的梨园要发展,自然要正确认识昔日的梨园。当然,我很久没敢答应,是因为我不是汪先生的同辈人。但我这篇东西因为涉及梨园,所以借机发表出来,也只有冒着背后挨骂的风险了。

    当时首都的梨园有两大家,一是中国京剧院,二是北京京剧团。前者建立时以莫斯柯大剧院为样板,是京剧的国家剧院,每年上演的剧目有规划,并接受国家的拨款。后者演员阵容特强,有“马谭张裘”四大头牌,民办公助,每年还能上交若干。我1979年调入中国京剧院做编剧,大家都说我运气好,一下子在梨园就拜定了“四位名师”:他们分别是:中国京剧院的翁偶虹与范钧宏,以及北京京剧系统的吴祖光与汪曾祺。我院领导劝我稍安勿躁,先沉下心看戏,慢慢去理解传统。他曾寄给我两个剧本,一是《凌烟阁》,二是《一匹布》。前者是他独力创作,很类似今天的历史剧。后者根据传统戏改编,当年小翠花、马富禄主演过,很红的戏。这一次由汪改过,曾由张胤祥导演,主演为名丑郭元祥。但北京不大习惯看以丑挑梁的演出,结果戏只演了一场,第二场就“收”了。这说明尽管有像汪先生这样的“大牌”支撑,写剧本也不是想写什么就可以动手的。他在北京京剧团中的实际地位,也不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就可以证明的。汪先生有一种期望:争取抓到一个“对脾气”的素材,用尽全身气力写成,然后把本子上交上去,期望排练到最好。在“文革”前的北京京剧团,没有后来“文革”后的气势,所以他的实际处境,也还远不是《沙家浜》或《杜鹃山》时观众所悬想的那样。

    汪先生至多是个逍遥派。每月照领工资,别的事就与剧院无关了。剧院没有严格的纪律。他独行独往,与同行没有深交,本质上还是从前文坛的那种自由人。你能在本职上有成就,当然好。没有,就老实待着吧,也没人再找你的茬。我后来参加的中国京剧院,一切突出政治,严格按规矩规律行事。许多事更像机关,而不太像艺术单位。几十年下来,汪先生虽然因作品大红大紫,但他的人内心,还是我行我素。出门吃饭,常顺道去荣宝斋买宣纸,回家画了花鸟,装裱出来再送给他喜欢的青年。对此,他苦笑着对我叹息:我欣赏的青年,如果懂得我的内心,也就算不错了。他觉得自己的画,悬挂在演员家里,让来往的客人一眼就看见,也算是“值得”了。

办剧团与剧院,都没有固定的格式。汪先生这种人,适合待在从前北京京剧团的格局之中。所谓编剧,也就是一种旧文人,松散一些,旧文化的存在多一些,气味上也旧一些。把这样的人放在编制之内,其实对剧团是有好处的,同时也更适合保持剧团的民办公助的性质。今天,戏曲剧团的存在,不光是排新戏大戏去对付评奖,日常时还有些勾勾抹抹的活路要人去做。像《锁麟囊》《野猪林》这样公认比较成熟的戏,由不同演员演出时,也还需要进行一些勾勾抹抹的活计。还有,今天出自国际文化交流之需,北京的一些重要剧场也经常举办国外的交流演出。能否把国外那些久经考验的艺术精品再按照戏曲艺术规律进行改编?这问题很大胆也很唐突,可事实会证明是需要的。这样,原来保留在戏曲剧团当中某些“不得烟儿抽”的人或许就有了用途。事实会证明这也是戏曲未来很需要的一种活儿。

    记忆中似乎还有这样一件事:距今二三十年之前,文化部负责人齐燕铭曾召见汪曾祺等,鼓励大家进行戏曲的改革与继承。这使得梨园一些人物回忆起对昔日曾进行过“一字诀”式的点评。如王瑶卿称赞当时的梅兰芳的“有像儿兼有样儿”,称赞程砚秋的“有唱”,称赞尚小云的“棒”,以及荀慧生之“浪”。王瑶卿提出的这些,结果荀因“浪”颇不高兴,当面回敬了一句“您老(指王瑶卿)讲话也够‘臧’的……”汪曾祺对此基本首肯,但对我提出的说梅兰芳是“像儿”的提法,他认为不确。我后来考察,应该是梅兰芳“很有样儿”。

    前几年汪先生出版了一本忆旧的书,似乎就是这本,其中说到他家故宅不远有个废园,充满着一种凄清之美。他父亲有一段时间也生活在那里,父子俩非常默契,父亲抽烟,随手就扔给他一根。我喜欢这个情调,汪说他们老爷子与自己则是“多年父子成兄弟”啦。

    汪对待自己的“右派”问题,也是温和的,他说过大意如下的话:“要是不打成‘右派’的话,我这辈子未免也太平淡了。”明显有怨气,但怨而不怒。样板戏阶段,他还一度十分风光,曾作为文艺界“左派”代表,登上了天安门城楼。也似乎就是那两天,我去到沈从文先生那里,正遇到汪也在那里,沈仿佛正在气头上,说这指那,而汪则低头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一言不发。

    六十年代初,吴祖光先生写过一出《凤求凰》,写司马相如何与卓文君婚恋的戏,中国京剧院曾有以李少春与杜近芳排演之议。这个阵容曾在吴先生家聚会深谈,涉及排演事宜种种。汪曾祺随后赶来,在赞叹之余,又引述莫里哀的话,指出“只有把卓文君写成荡妇,才可能把这出戏彻底翻新”云云。事实证明,汪是个戏曲圈中见识上很不一般的人。高层文化人或许能欣赏其言论,至少还能容他。

    汪曾祺有过《沙家浜》或《杜鹃山》的高峰,也有《凌烟阁》及《一匹布》的寂寞。他的一生起起伏伏,特别是与裘盛戎的相知,是很值得总结的。但另一方面也证明,像汪这样资历与声望的编剧,在剧团里也不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

    汪曾祺在剧院是位很尽职的编剧,如果动员他写某题材。不用动员,他自己就会努力完成任务。但越是投入,其效果往往越差,到最后他反而是灰心丧气了。这真应了他说这辈子“如果没打成‘右派’,恐怕反而太平淡了”的话。幸好他在晚年,赶上了去美国与台湾进行文化交流的机会,到底他是怎样性格以及他最擅长写什么样的作品,也得到了历史的证明。

    他很爱惜梨园编剧中的后辈,他送了他们许多自己的书画,都是自己裱好了再送到对方手里。他曾苦笑着说:“爱惜青年到了我这样——(把字画裱好了寄到对方手上)——,应该说为数不多了吧?”

    在一次笔会中,他又信笔作画,随画谁送,最后看我站在他身边,许久没有说话。他转身问我:“这半天没说话,我送你一张画吧?”随后,问了我妻子的名字,准备下笔了。他起笔画了两枝梅花,很有姿态地倾斜在一个古瓶旁,又在瓶旁认真画了两只正在啄食的小鸡,浑身毛茸茸的,然后题字:“城北稚珊平平安安”。他身体已经不好,自己写自己“不能再做什么事情”。让自己在余生中“平平安安”应该是实在的祝词,我们晚一辈,正在做事情的年月,于是就要我们“平平安安”,岂不太消极了?如今我病了,而且一病就病倒了,再看他的题词,就看出了深意。

    在他患病严重之时,他曾说自己写书已无兴趣,唯独希望最后能出版一本画集。现在此目的已然做到,唯独对他的画和字,还缺少有份量的评点……

    我现在也是受人之请,写了如上的一些话,算是对前辈故人倾述了一些衷肠。我是晚辈,如果说错了话,罪我责我,也都是应该的。

    最后,汪老在天之灵安然上位,容学生向您致敬,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徐城北

                                                 20142月于北京

 

目录

序言 / 戏梦人生 人间有戏

001 / 我的“解放”

002 / 我是怎样和戏曲结缘的

009 / 两栖杂述

017 / 听遛鸟人谈戏

021 / 我的“解放”

030 / 《去年属马》题记  

033 / 戏如人生 人生如戏

035 / 且说过于执

041/  苏三监狱

043/  再谈苏三

045 / 苏三、宋士杰和穆桂英

047 / 建文帝的下落

050 / 杨慎在保山

053 / 关于《沙家浜》

059 / 太监念京白

061 / 打渔杀家

064/  动人不在高声

065/ 《一捧雪》前言

066 / 皇陵

067 / 京剧伶人  粉墨人生

069/  裘盛戎二三事

073 / 难得最是得从容——《裘盛戎影集》前言

077 / 名优之死——纪念裘盛戎

080/  马·谭·张·裘·赵——漫谈他们的演唱艺术

093 / 谭富英佚事

095 / 艺术和人品

099 / 名优逸事

104 / 关于于会泳

107 / 晚翠园曲会

115 / 退役老兵不“退役”

117 / 浅处见才

119 / 中国戏曲和小说的血缘关系

123 / 戏曲和小说杂谈

132 / 京剧格律的解放

135/ 从戏剧文学的角度看京剧的危机

141 / 用韵文想

145 / 浅处见才——谈写唱词

157 / 应该争取有思想的年轻一代——关于戏曲问题的冥想

163 / 动不在高声

163 / 读剧小札

167 / 京剧杞言——兼论荒诞喜剧《歌代啸》

173 / 笔下处处有人——谈《四进士》

187 / 川剧

190 / 戏台天地——《古今戏曲楹联荟萃》

194 / 《西方人看中国戏剧》读后

198 / 关于“样板戏”

202 / “样板戏”谈往

 


分享到:


在线客服

版权贸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自费出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学术出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